龙文化与语文教学

 


   龙文化与语文教学


 


    冯


 


 


壬辰年到了,也就是龙年到了。在十二生肖中,只有龙这一生肖是源自传说。“龙”字在甲骨文中就有,从辛字头,从蟠曲之体,为会意兼象形之字。“辛”字像古文形体棘刺之形,本义为“铁腕手段”,引申义为“威权”。龙是中国人心目中特有的一种神物,龙已成为中国文化的凝聚和积淀,龙的形象是一种符号、一种意绪、一种血肉相连的情感,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传说在帝舜的时候,董父因驯养龙很好,被赐了一个氏族名叫“豢龙氏”。夏代也有驯养龙的人叫刘累,被赐了一个氏族名叫“御龙氏”。从这些传说看,至少在尧舜禹时期,人们跟龙就有关系。世界上虽然并没有龙,然而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中国龙。无论身处何方,一句“龙的传人”,会让每一个中国人心生自豪;一句“龙的子孙”,会让所有的中国人倍感亲切


 在先秦的文献中已有关于龙的记载,比如在《左传》当中谈到,鲁昭公29年有龙出现在晋国的城郊外。西汉董仲舒所撰的《春秋繁露》中,记有民间祈求龙降雨以保丰收的祀龙降雨活动,而在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著名帛画上,也有龙的形象。这表明在西汉时期,龙已经是社会生活中流传相当广泛的一种文化意识了。关于龙的来源,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起,一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以蛇说为最早和最流行。许慎《说文解字》中,就有龙为鳞虫之长的说法。著名学者闻一多认为,“所谓龙者,只是一种大蛇,这大蛇的名字就叫做‘龙’,后来有一个以这种大蛇为图腾的团族,兼并、吸收了许多别的形形色色的图腾团族,大蛇这才接受了兽类的脚、马的头、鬣的尾、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于是便成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龙了。”


   除了动物起源论外,还有人另辟蹊径,别出心裁地提出了“雷电说”。王充在《论衡》中分析说:“雷龙同类,感气相致”;“龙闻雷声而起,起而云至,云至而龙乘之”。而《山海经》里出现的雷神,正好是一副龙的形象。


   最早将龙与炎帝、黄帝联系起来大约是在汉代。而把龙和帝王联系起来,进而成为帝王的象征,也是从汉代开始并有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这与司马迁有关。据《史记》记载,秦始皇被称为“相龙”。虽然相龙究竟指什么,史家说法不一,但秦始皇与龙神拉上关系是无疑的。最富有传奇色彩的是《高祖本纪》中所说: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及壮,试为吏,为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常从王媪、武负贳酒,醉卧,武负、王媪见其上常有龙,怪之。高祖每酤留饮,酒雠数倍。及见怪,岁竟,此两家常折券弃责。


刘邦的母亲(刘媪)在大水域边上休息时,突然下了雷雨。刘邦的父亲出来找刘媪,看到一条蛟龙盘在刘邦母亲的身上。后来刘邦的母亲就怀上了刘邦。刘邦出身寒微,比不上六国诸侯王后裔的身份高贵。为了抬高自己树立权威,刘邦及其亲信便编造了这一荒诞的故事,把自己说成是龙之子,以使人们像尊崇龙一样尊崇他、畏惧他。可见在汉代,龙与皇帝就有了某种联系。


  但把龙和皇权联系起来,可能是从唐代开始的。在唐玄宗的时候有一个“千秋节”,当时有一种铜镜叫盘龙镜,上有一条龙,还有铭文“千秋”,这种铜镜的用途是在千秋节的时候由皇帝颁赐给一些有功的人,或者是由下面的人敬奉给皇帝。这个盘龙镜当时叫做“天子敬”,从这个角度讲,龙就和皇权联系起来了。而真正把龙作为皇帝象征,还从明代开始。皇帝穿龙袍,这个规则就是从明朝制定的。龙成了皇帝的化身和权威的象征以后,它在很多地方就成了皇帝的专属品。比如皇帝即位称为“龙飞”,皇帝的身体叫“龙体”,脸叫“龙颜”,穿的衣服叫“龙袍”,坐的椅子叫“龙椅”,睡的床叫“龙床”,就连皇帝的子孙也叫“龙子龙孙”。


   佛教传入中国,对中国龙文化影响很大。佛教中的龙王、龙珠、龙宫信仰及其传说与中国本土龙文化融合,使中国龙文化更为丰富多彩。在佛经中,有一个名叫“那迦”的神兽,这种神兽长身无足,在水中称王。佛教中的那迦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龙有许多相似之处,因此在佛经转译为中文时,那迦顺理成章地被译为龙。在佛教中,龙是护法八部神祇中的第二位,神通广大,被称为“龙王”。据佛经记载,龙王在居住的海中有庄严华美的宫殿,佛曾到海底龙宫中宣讲佛法,这些内容对后来中国龙王传说的形成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关于龙王的神力,佛经中的记载与中国的传说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都有降雨功能。中国民间盛行的求雨祈龙王风俗,是与佛教说法有关的。中国道教善于改造吸收各种神灵信仰并纳入自己的体系之中。隋唐之后佛教信仰传入中国,道教就借鉴参照佛教,引进龙王并加以改造,创造出自己的龙王系列,形成了自己的龙王信仰,名目繁多超过了佛教,达数百位之多,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四海龙王——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闰、西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道教中龙王的职责主要是兴云布雨,据说,在百姓遇到炎旱之时,天帝就派各位龙王前去布云施雨。发展到后来,凡是有水之处,无论江河湖海、渊潭池井,莫不驻有龙王,而龙王庙也随之遍地而起。


   龙文化,在中国民间有深厚的积淀,数不清的民风民俗及节日与龙有关。在中国龙文化中,龙不仅被视为一种通天的神兽,而且还被视为一种吉祥瑞兽。在古人看来,龙既然能沟通天地,当然也能代表天或神,给人庇佑。所以人们很自然地把龙当做昭示吉祥幸福的瑞兆。古代统治者甚至还把龙的出现当做国泰民安的象征。五月初五的端午节,更有龙舟竞渡的盛大民间娱乐活动。人们相信,通过声势浩大的龙舟竞赛,能使天上水中的神龙心神感应而大娱大悦,从而焕发神性恪尽神职,保佑一方风调雨顺,四季平安。沈从文《边城》的主要故事情节就是围绕端午龙舟展开的。舞龙,是中国民间一项十分重要的文化活动。舞龙最初是作为祭祀祖先、祈求降雨的一种仪式,后来发展成为一种文娱活动。  


   在民间,很久就流传着龙生九子的说法,但是九子为何物并没有确切的记载。囚牛:性喜音乐,旧时多刻于胡琴头上。睚眦:平生好杀,喜血腥之气。常被雕饰在刀柄剑鞘上。嘲风:喜好冒险,常用其形状在殿角上作为装饰,具有威慑妖魔、清除灾祸的含义。蒲牢:喜欢吼叫,人们常把它安在钟上。狻猊:形如狮,喜欢蹲坐。佛祖见它有耐心,便收在胯下当了坐骑。赑屃(bìxì):似龟,好负重。各地的宫殿、祠堂、陵墓中均可见到其背负石碑的样子。狴犴(bìàn):平生好讼,其形似虎,往往刻于狱门之上。负屃(fùxì):平生好文,常盘绕在石碑碑文头顶。螭吻(chīwěn):喜欢东张西望,经常被安排在建筑物的屋脊上,作建筑物上的吻兽。


在先民的心目中,龙既然是神物,当然也就在观念上将龙同祥瑞联系到一起了。人们用龙比喻美好的事与物,龙的形象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各种艺术作品中,在语言文字中,在各类物品上,都不乏龙的形象,龙的影响延伸到中国文化的多个领域,深深融入中国人的生活之中。


    语文教学离不开龙文化,龙文化是极为重要的语文教学资源。如成语中就有很多含“龙”的成语,如龙飞凤舞、游云惊龙、龙马精神、龙盘虎踞、龙腾虎跃、龙章凤姿、乘龙快婿、生龙活虎、笔走龙蛇、叶公好龙、鱼龙混杂、画龙点睛等,诗词中的龙意象就更多了如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等名篇中都有,词牌名中的《水龙吟》也很有名,苏轼、辛弃疾等都有名篇佳构,楹联文化中“龙”更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兔年、龙年、蛇年中的春联含“龙”的极多,歌词中含“龙”的内容也很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略知一二中国文化的人,就一定对中国龙有所知晓,记得我在美国中学考察时,就看到美国学生所画的很多中国龙。龙文化所代表的人文内涵极为丰富,语文教材中并不缺乏龙文化,如小学教材中就选了《龙的传人》龙之所以备受中国人崇敬,是因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龙是出类拔萃、变幻万千、无所不能的。“龙的子孙”、“龙的传人”等称谓,常令每一个中国人激动、奋发、自豪。


   在开发语文校本课程时应高度重视“龙文化”资源的利用,因为龙文化是有深厚积淀的文化,也是相对成熟的文化,而且对学生的精神成长有着积极的引导作用,如聚焦于民俗中的龙文化、诗歌中的龙文化、绘画中的龙文化、传说中的龙文化、山水名胜中的龙文化等,不仅能使语文教师本身加深对“龙文化”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而且可以丰富教学内容,开阔学生视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并能在塑造学生健康性格,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增强民族精神凝聚力等方面都会起到积极的助推作用。


  中华民族有着极强的凝聚力与团结统一的优良传统。在历史的长河中,世界上有不少民族消亡了,其中不乏有为人类作过杰出贡献的民族。而中华民族数千年来,虽然经历了和自然及敌人的严酷斗争而不解体,并日益繁荣,就是因为她有一个光辉的整体形象,有一个团结奋进的精神纽带,龙起着维系和向心的作用。龙文化已成为东方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国自帝舜时代就开始使用天干十个符号和地支十二个符号相配合的“干支纪年法”。 以动物纪年的方法最初起源于我国古代西、北部从事游牧的少数民族中。龙代表刚猛,力量,热心,成功,胆量,健康,多情等。在这辞别玉兔、喜迎金龙的时候,了解龙文化会为语文教学增加许多更具民族情结的文化元素,为语文教师的课程开发和教学实践带来更多的神奇色彩和诗性魅力。


 

语文教师酿造现代“仲永悲剧”的个案

 


    语文教师酿造现代“仲永悲剧”的个案


 


     冯


 


宋代大文豪王安石曾写过一篇不足300字的有名短文,叫《伤仲永》,全文如下: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或以钱币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余闻之也久。明道中,从先人还家,于舅家见之,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七年,还自杨州,复到舅家,问焉,曰“泯然众人矣。”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贤也,不受之人,且为众人;今夫不受之天,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耶?


王安石讲的是关于一个名叫“仲永”的神童,五岁便天资过人,可指物作诗,才华出众,后因被父亲当作摇钱工具不让他学习而沦落成一个平庸无奇的普通人故事,令人惋惜,令人警醒。王安石也点明了“伤(哀伤、哀怜)”的原因:“受之天”的“通悟”, 如果“不受之人”都会成为“泯然众人矣”,而本来就没有“受之天”的“众人”,又都“不受之人”,则悲剧就更具普遍性了,全民族的素质怎能提高?从中可看出王安石的深沉忧患意识。


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天才也需要勤奋学习,仲永的父亲鼠目寸光,掉进蝇头小利的陷阱而不能自拔,结果葬送了本可以成就的仲永的美好人生。但如果把本是一块可“成器”的宝玉,送到不高明的玉匠那里去“琢”,结果恰恰是“玉越琢越不成器”,最后也只能是悲剧收场。这里就听听我们语文教师手上酿造的现代“仲永悲剧”的典型个案。


一对年轻的高校教师,生了一个聪明活泼的儿子,在早期教育阶段夫妇投入了很大精力,每天领着孩子玩、讲故事、看儿童读物,结果收效显著,在邻里眼中,孩子不仅智商高,而且知道的东西有时比成年人都多,天文地理、古今中外,动物植物、科技科幻都有所接触,表达又好,可爱极啦!上小学一年时,因一次语文考试一切都改变了。


期中考试结束后的一天,父母因为忙,可能也以为小孩考试绝对没问题就没有去学校接孩子,而是请一位可信赖的、孩子也很熟的邻居阿姨去接孩子,这位阿姨一直很喜欢这个孩子,就爽快地答应了。下午放学时阿姨就专程来到了这个孩子所在的学校,远远看到孩子一个人在哭就赶紧走上去问长问短,孩子看到阿姨后竟放声大哭起来,似有一肚子的委屈,阿姨就耐心问,孩子就拿出刚发下来的语文试卷指给阿姨看,一边哭一边说:“我其他都答对了,就是这一题老师把分数全扣了。”阿姨接过来一看,是一道看图写词题,图是黑白的,要求填不少于两个字,老师打了红×。阿姨看不懂,孩子就解释说:“这道题我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怎么答。这是一只兔子,但不知道是什么兔,说白兔也可以,因为中间是空的,说花兔也可以,因为耳朵上有几个小点点(印的质量问题),说黑的也可以,因为兔子的边上都是黑线,也有黑兔子的。我当时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写玉兔好,所以就答的玉兔,老师却打了错的,我这一题没有错。”阿姨听了以后,觉得孩子的确是知道的,答案也不能算错,就安慰孩子说:“我和你一起找老师去!”孩子就很高兴地跟着阿姨去找老师,阿姨迎上去跟这位区里年轻的语文骨干老师打了招呼,解释了自己是替孩子父母接孩子的。之后,阿姨就进入了正题,要求老师重新看一下题,给孩子分。老师一听要改分,就一口回绝。阿姨解释说:“这个孩子的确不是不知道,而是因为在这方面了解的比较多,他也作过认真的推敲,答案也不能算错,‘玉兔’也是兔,是月亮中的兔子。”老师顿时火冒三丈:“月亮里哪里有兔子?”阿姨进一步解释说:“月亮里有嫦娥、玉兔。很多神话故事都这么说。”老师更是不依不饶:“神话故事是多,但都不是真的,什么玉兔不玉兔的都是编的,根本不能作为答案,我们正确的答案是‘小白兔’。”阿姨知道老师不可能为孩子改答案,也就作罢了。但仍有不服,于是接过孩子手头的试卷,背着老师说:“老师不改,阿姨改。”把原来的分划去,打了一个高分。这下孩子可高兴啦,一路上再也没有哭。但奇怪的是,这个孩子从此怕语文、厌语文了,后来竟连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也真正成了“泯然众人”。


上述这位语文教师所坚持的语文题的答案“小白兔”肯定是理据十足的标准答案,但这位语文教师的强大更在其权威的至高无上。尽管学生有思考、有分析、有见解,答题也很谨慎,但在这位语文教师的眼里全是歪门邪道,全是胡思乱想,全是上课不认真听讲的明证。在这位语文老师的潜意识里,老师提供的答案是不容置疑的,顺者昌,逆者亡,老师上课说的、教的才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可从学生答题的过程看,这个孩子确实是优秀的,具有少年仲永的天资,但在语文老师的“精心雕琢”之下,反而成不了“器”了,这难道不需要语文教师好好反思吗?在当代中国有不知其数的聪明孩子就被这样的语文老师一步步教愚笨了。 


一般人都知道,传说月中有白兔,因而常用为月的代称。传说中月宫里有一只白色的玉兔,她就是嫦娥的化身。因嫦娥奔月后,触犯玉帝的旨意,于是将嫦娥变成玉兔,每到月圆时,就要在月宫里为天神捣药以示惩罚,故称兔为“月精”、“月德”。绘画作品中也常出现神话中的月宫玉兔。在一本记述后弈日常生活的书说:后弈猎于巴山,获一兔,大如驴,置柙中,中途失去,柙掩如故。这段描写充满神话色彩,说野兔的形体竟然如同驴子一般大小,被逮住以后关到一只木头笼子里莫名其妙丢失了。试想,如果这个孩子当时答成“月精”或“月德”则不是更让老师摸不着头脑吗?《礼记·曲礼下》:“凡祭宗庙之礼……兔曰明视。”孔颖达解释:“兔肥则目开而视明。”兔在古代,还有“明视”的雅称,如果学生答的话,不也是让老师以为答非所问吗?再比如,有些民族的语言中,对兔有一些特殊的称呼,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曾写过一首《兔》诗:“耳后生风鼻出火,大呼讨来飞鸣。”竟称兔为“讨来”,可这是蒙古语,就是指兔。东北某些地区,把兔称为“跳猫子”。周立波的《暴风骤雨》里有这么一句话:“一只灰色的跳猫子,慌里慌张望外窜。”在古代印度的一种语言梵语中,则把兔叫做“舍舍迦”。按照十二生肖的排序,卯属兔,有人便称兔为“卯畜”。至于民间“缺鼻”、“三瓣嘴”等兔的别称。这些有关兔的特殊名如果作为上述语文题的答案,在这位老师看来一定是笑料答案,会成为笑学生无知的口舌。我就曾看到过“伊拉兔”,耳朵黑,鼻子黑,脚上黑。全世界的纯种兔品种大约有45种,分类很复杂,也不知试卷中的是大型兔、中型兔还是小型兔?是硬耳兔还是软耳兔?是长毛兔还是短毛兔?是荷兰兔、安哥拉兔还是中国白兔?


一个一年级的学生能答出“玉兔”本应该好好表扬,学生的思考过程更应该嘉奖,学生的创造性理解更应该倍感可贵,但我们的这位语文教师全视而不见,全没有发现,而是让学生在体味学习的艰辛,在品尝阅读的苦果,在积累失败的情结,在消磨创造的欲望,变得按部就班、安分守己,变得缺少个性、缺少主动。语文教学是系统工程,语文教师的作用至关重要,如果语文教师没有广博的知识,没有开阔的胸襟,只有墨守成规的管理,只有唯我独尊的自用,那么,其所教的学生就不可能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语文教学也就很少能肩负起振兴民族的责任。


王安石的《伤仲永》令人深思,上述语文教师酿造现代“仲永悲剧”的个案同样令人深思。好语文教师该“好”在哪儿?语文教学怎样发现学生的非凡之处?语文教师怎样冲破应试的藩篱?学生的创造性怎样培养、珍惜?……总之,语文教师应该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教师,做一个有益于学生终身发展的好老师,做一个对富有深厚的民族情怀的好老师。


 


 

行走在探寻的路上——2011年盘点

 


   行走在探寻的路上


                            


    ——2011年盘点


 


     冯


 


       很多时候,我常有这样的感触:人的一生都行走在探寻的路上。虽然说人是容易满足的,比如见到一脸甜甜的微笑,听到一声轻轻的招呼,嗅到一缕淡淡的清香,尝到一口美美的佳肴等都感到非常满足;但大多数情况下,人是难以满足的,这山望着那山高,赢得了一次的掌声还想有更多的粉丝,贪得无厌可能也是人的本能。人又总是念家的,都在经营着自己的家,总希望现实中的家与想象中的家高度吻合,所以每逢新年到来,最常用的祝福语就是“万事顺意”、“心想事成”等,这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成语中“安土重迁”也是表达的念家情结,所以最为感动人的文学作品就是写故乡的,别离之苦,主要也是因为背井离乡。从另一个角度看,人都有一个精神的家园,也可以这样说,人都期望有自己精神的家园,特别是在遇到不顺,历经磨难的时候,更希望有一股精神上的力量支撑自己战胜一切。但奇怪的是,在人的精神追求有所实现之际,又往往萌生了新的精神欲望,所谓不断自我超越是也。故而,从深层次讲,人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人又一直走在离家的路上。人之所以为人,看来主要是人的精神活动太丰富,理想对人的诱惑和人的艰难跋涉始终相伴而随,走过了千山万水,历过了千难万险,但仍有千壑万堑,千障万霾在等着你,因此有人说人生是一场苦旅是很有道理的。对一个人来说,能行走就很幸福了;如果又是在探寻,就更有意义了;而且是在路上探寻,也自然就有了领略各种美丽风景的机会。俗话说,沿途的风景更精彩,只要用心探寻,就会发现意想不到的瑰丽与神奇。


前几天读《人民政协报》,其中有一篇文章吸引住了我的眼球,题目是《学术与行走——冯其庸先生印象》,20111219日,在首届中华艺文奖的颁奖典礼上,著名学者冯其庸荣膺中华艺文奖终身成就奖。年届九旬的冯老在红学研究、文史研究、艺术评论、西部历史文化研究等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25年前,年逾花甲的冯其庸先生行走于西部广袤的疆域,从天山以北唐代的北庭都护府故城,到玄奘西行之路,从吐鲁番交河、高昌故城,过焉耆,到库车。此后20年中,3次登上帕米尔高原,曾经去过海拔4900米的红其拉甫关口,也到过海拔4700米的明铁盖山口,深入大漠,横穿罗布泊。作为大红学家,冯老竟然浪迹天涯,诚如该文的作者所言,红楼与天涯,一婉约,一豪放,一深入,一宽广,是冯其庸先生始终难以释怀的两个情结,也是他毕生之精力与心血的集中所在。的确,冯老就是一位始终跋涉在路上的行者,行走,是冯老人生自始至终的一种选择。可见,如果一个人能把行走在探寻的路上视为一种生活状态,又表现为一种孜孜以求的精神状态的话,那么,就有可能使他来回自由地穿梭于现实与理想间,徜徉于人生的美丽风景线上。


2011年,我就行走在探寻的路上。蓦然回首,面对茫茫的天涯路,很想登高楼一探究竟,但并不孤独,有众多的志同道合者相约前行,也曾钟情于我心中的“伊”,有衣带渐宽终不悔的追求,也有灯火阑珊处的惊喜收获,梳理一下我一年来的博文,竟也有近15万字,这还不包括所写的专业论文和编著的多本书。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拙著《在坚守中成长》得到了同仁的广泛认可。之所以讲这些,主要是中华语文网这一平台激励我用心读书、用心思考、用心写作。虽说有时确实没有时间,需要停下脚步歇一歇,但想到中华语文网上的“名师博客”就有一种行走的冲动,而事实上每一次在路上的探寻都让我有了更明确的目的性,对自己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有时就是借他山之石,加深理解,开阔眼界,提升自我。去年我是中华语文网的年度人物之“最”,被封为“笔耕不辍的思想飞人”,实为过誉之言。不过我的思维较活跃,兴趣较广泛,兴奋点也较多,但用功最多、着墨最重的还是我的语文教学。语文教学不是空中楼阁,也不是一览无余,是大漠与大海,有飞扬的沙尘,也有静谧的绿洲,有汹涌的巨涛,也有温柔的湛蓝,但要寻觅其深处的真相需要的是惊心动魄的取经勇气,需要的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务实态度,需要的是充满渴望的精神,只有坚定地探寻,胸有丘壑,才能感受到语文教学的独特魅力,才能在回家时兴高采烈,离家时满怀激情。


人生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作为一个语文人必须行走于语文之路,在行走中用心探寻,在行走中欣赏美丽的风景,让生命在不断行走中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