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必须强化文学写作

 


        语文教学必须强化文学写作


                                冯为民


     长期以来,中学阶段的文学教育已渐行渐远,我曾在《语文教学的迷茫与混沌》一文中专门阐述了我的观点(不妨拨冗浏览一下),至于文学写作则始终不被重视,高中语文必修教材缺少这方面的训练元素,平时的写作为高考指挥棒所左右,指导写作的重点往往是议论文,认为议论文一般能拿到比较保险的分。其实文学写作水平好的学生,高考作文更容易出彩,能拿到高分。关于高中语文必修教材练习系统对文学写作重视不够的事,我与贡如云博士曾经专门进行过探讨,2015年第6期《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刊发的我俩文章《高中语文必修教材练习系统需增设两项内容》中,用了较大篇幅谈了文学写作的练习问题:现在多数高中语文必修教材对文学写作的要求还不高,指导还不够。人们围绕文学经典的教学,大都发挥了阅读指导功能,但在文学写作训练以及读写互动的关系上,还缺少心理学层面的深入研究。文学写作是言语世界、经验世界、形象世界、情感世界的四位一体,是一种情感、情绪的体验、体悟。写作的过程充满着想象与联想,会更好地发挥感受力、想象力、思维力和创造力,为理解人生意义和提升生命质量奠定基础。高中语文必修教材练习系统中虽然有这方面的练习设置,但还远不能突出文学写作的应有地位,需要适量增设这方面的练习。


 2015年第8期《语文建设》刊载了贡如云博士的专论《请给文学写作一席之地》,拜读之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中学阶段不重视文学写作已经严重影响着语文教学的高品质追求,语文教学必须强化文学写作。


诚如贡博士所言,文学写作对于中学生而言,可以滋养诗性,丰富情趣,对文学阅读以及人格修为都能带来积极影响,而这些又是语文素养赖以提升的内在动力,而且文学写作的兴趣养成了,不仅不影响,反而会促进记叙文写作、议论文写作。贡博士梳理了文学写作贫乏的主因,一是受我国主流观念的影响。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叶老的应需论,叶老强调中学国文学科教学的是一般的文章,不是纯粹的文学,它并不以培养文学家为目的,文学家也不是可以教出来的。文学写作可以尝试,但它并非一般学生必须具备的能力。二是受西方理性主义的影响。西方大国的语文高考通常限定写实用文,尤其是论说文,国内部分专家遂大声疾呼,我们的高考理当“与国际接轨”,考查学生的论述能力,进而培养实用理性的精神。在条分缕析之后,贡博士令人信服地从思维、语言、文化等多个层面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中国人的思维是诗性思维,汉语是诗性语言,汉文也是诗性文字,中国文化更是诗性文化,它不尚思辨,而重整体观照、直觉体悟与意象建构。所以从精神结构、民族心理和文化传统出发,汉语文教育应在语言教育的基础上,秉承祖先的诗性智慧,确立自己独特的诗性养成战略:一为文学阅读,二为文学写作。当文学写作已经远离时代,远离课堂,我们有理由担心,学生的文学精神终将荒芜,汉语文教学的文化基因终将变异。作为学生精神的引领者——语文老师,如果深陷题海,缺乏超越的智慧,跟文学的趣味日益隔膜,那无论是文学教学还是语言教学,也都将迷失于荒原。贡博士的真知灼见和深切忧虑是显而易见的。


文学写作的确非常重要,现今高中生正是由于绝大数缺乏应有的文学素养,故而写高考作文时总是现出了自己的素养缺陷,即丧失了文学的想象力,丧失了一种自由思考的心境。而发挥自己积极、自由的想象力,恰恰是高考作文取得成功的最重要因素。高中生只有具备了较高的文学写作能力,才能在高考作文时想象力和思考力,才能让心灵远游。在日常生活中,最动情之处,总是在“无法形容之时”不由自主地采用形象表达法,或打比方,或极度夸张,或尽力铺陈,想法设法“具象化”,其实都是在借虚显实,表达自己此时此境的情感状态,而之所以能感动受众,就是借用虚构的方式,用无羁的想象和创造使自己真正进入了一种特别的情感世界,也是一种文学的艺术的真实。


在我们的语文教学过程中,有时很容易与千载难逢的文学写作训练良机檫肩而过,本可以借文学写作加深对文本的理解,提升文学素养,就因为处理不当白白浪费了。很多优质的教学资源,尤其是教材自身的资源优势,语文教师往往视而不见。这里我不妨举一例。如教《庄子》的寓言,很多教师多很关注庄子的思想,在阅读教学的后期都常常要求学生些片段作文,内容就是围绕感悟庄子的思想而展开,学生写出来的东西往往是干巴巴、教条式的空泛议论,总给人隔靴捎痒的感觉。应该说在阅读教学中以写促悟是很好的一法,但必须读得实在,写得有效。庄子寓言的教学,重点应该是三方面,一是庄子的言语智慧,二是庄子寓言的形象意义,三是庄子寓言的思想境界,即文言文教学的三个层次有清晰,首先是着眼于“言”,其后是理解其“文”,在言文的此基础上再去求“道”。写作训练就应该以文学写作来强化所读,尤其是庄子寓言本身就是文学写作经典,何不好好借鉴、模仿。就说是写感悟、心得的片段,完全应该要求学生用文学手法来谈感受,那样教学效果会更好。


 语文教学须强化文学写作已刻不容缓,语文教师需要有远大的人文情怀,不断增强“文学写作”意识并付诸行动,语文教学就会有更多的精彩。这里我还是想借贡博士文中所概括的美学大家朱光潜之观点来让更多的有志语文人产生共鸣:第一,文学并非纯然无用。第二,人人能做文学。“文学是用语言文字表现思想情感的艺术,一个人只要有思想情感,只要能运用语言文字,也就具有创作文学所必需的资禀。” 第三,并非想当文学家才需做文学。

《语文教学必须强化文学写作》有1个想法

  1. 《庄子》行文格局宏大,笔游万里又条理分明,开创了先秦大篇写作的先河。冯老师所说的文学写作,着眼亦大,境界亦高,可谓当务之急。模式化写作僵化了语文,将飞扬的文字套上了重重的枷锁,实是大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