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中的削足适履和郑人买履

 


 


      语文教学中的削足适履和郑人买履


 


                                     冯 为 民


 


    表面看来语文教学似乎与削足适履郑人买履风马牛不相及,但如果认真想一想,就会发现语文教学有时却不免有削足适履郑人买履之嫌。语文教学自有其要务,语文教学每节课就应该成为真正的语文、教学,有其核心的追求,有其不受任何干扰的目标定位,有其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有其不畏浮云遮望眼的清醒,但事实上语文教学有时就陷入了丢本逐末之境而不能自拔,这不能不给深陷其中的人提个醒。


    削足适履这一成语西汉·刘安《淮南子·说林训》:“骨肉相爱,谗贼间之,而父子相危。夫所以养而害所养,譬犹削足而适履,杀头而便冠。” 削足适履中的适应鞋。因为鞋小脚大,为了穿上鞋,就把脚削去一块来凑和鞋的大小。削足适履比喻不合理的牵就凑合或不顾具体条件,生搬硬套。谁都知道削足适履是多么可笑,但人们经常笑话别人削足适履愚笨呆傻时,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把刀子拿起来准备削自己的脚。语文教学当然概不例外,在语文教学中人们常会做削足适履之傻事。有的,为了将自己认为比较新颖的资料呈现出来,不惜想方设法大讲特讲,结果是所讲并非是本节课所需,语文教学的课堂进程被打乱自不待言,学生听得云里雾里也不说,自己迷途而不知返,却还洋洋得意。有的,看到人家的教学模式、教学设计佩服得五体投地,结果不顾自己教学的实情,生搬硬套,结果可想而知,课上得不伦不类,成了邯郸学步者。有的,为了博得学生的一笑,而不惜丧失自己的尊严,降低自己对学生的要求以适应对方等等。现在有许多所谓生成的课都是削足适履之课,语文教学要有生成意识,但不是生成的所有在教学中都要牵就,教学还必须有非生成意识,语文教师要有效监控课堂,对一些所谓的生成要学会舍弃,学会制止,否则就肯定会滑入削足适履之地。有时候,语文教学的确要包装、要进行保护,也需要尽心满足学生的需求,但绝不能被形形式式的纷扰充昏了头脑,“足”是核心,一定要警惕不能被“履”蒙蔽而牺牲“足”。语文教师在教学中要具备“改履适足”的能力,再好的“履”都要“适足”,再好的形式都要为把语文教学教实、教活、教美服务,都要把自己最宝贵的个性和最精彩的教学表现出来,还要不损害语文教学的本真所在。语文教学要考虑教情,也要考虑学情,不能一看到“履”好就丧失理性,就鬼迷心窍而不能自拔。在语文教学中,也常常会出现看中一双很是喜欢的鞋子的情形,而且觉得仅此一双,但偏偏就是小一号,这时自然会面临种选择无奈放弃、收藏把玩或削足适履。无论如何都不能削足适履,如果能从把玩中激发灵感,优化创新为我所用那是最好的。


    郑人买履出自先秦·韩非《韩非子·外储说左上》:“郑人有欲买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乃曰:‘吾忘持度’。反归取之,及反,市罢,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试之以足”曰:“宁信度,无自信也。”这个成语常用来讽刺只信教条,不顾实际的人。郑人教条而不相信自己的脚,不仅鞋子也成,还闹出了大笑话。其实在现实中类似这样的人为数并不少。有的人,说话、办事、想问题,只从本本出发,不从实际出发。坚信只有本本上写的才是真理,没写上的就不是真理。思想僵化的程度可窥一斑,行动当然也就不免碰壁在语文教学中也不乏这样的因循守旧、固执己见、不知变通、不懂得根据客观实际,采取灵活对策的人。


     在语文教学中,很多语文教师的备课实际上是很认真的,甚至有时写的教案非常详细,对教学中的师生对话有十分详尽的准备,这样的预设是颇有心机的,对教学的期待是可想而知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是在意的。但是否像郑人那样是“先自度其足”的就不得而知了。作为语文教师来说,在进行语文教学之前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而获得可靠的“度”,这一点要学学郑人,同时要认清郑人的问题出在两个点上,一是将“度”置之其坐,以至到了鞋市才发现忘带了,二是自己的“足”明明就在此,却不信之,而要回家拿“度”,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其愚不可及的形象实在令人捧腹语文教师要带上“度”进课堂,但又要时时知道自己的“足”才是最好的“度”,但由于语文教学的实际情形相当复杂,故而所出现的郑人买履式的笑话就复杂多样了。


     语文课堂是语文教师的成长舞台,很多有远大理想的语文教师都注重在实践中不断积累自己的教学经验,有些具有典型意义的课案可能让语文教师常常处于兴奋之中,但个案永远只为个案,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因为语文教学过程是不可复制的动态生成过程,任何死搬硬套的教学都将有损语文教学的独特个性发挥和特殊情感动力的持续。在语文教学中,新教师轻而易举地犯郑人买履式的错误是不足为怪的,但不少骨干教师也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就大有问题了。一方面虽然可以看到这些教师十分在意自己本本上的所谓经验、标准,另一方面不可原谅的是忽视甚至无视现实的教学情境。有的甚至过分迷信所谓的权威,明明在教学中能因势而化,不需要所谓的“度”做支撑,却不信教材、不信学生的实际能力,也不信自己已具有的临场监控能力,反正一遇到问题就心里打疙瘩,六神无主,课就没法顺利进行下去。课后还总是后悔不迭,抱怨自己的准备的法宝没能用上。


    语文教学有时不可或缺“度”,量身定做有什么不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但“尽信书”真不如无书了。当然,郑人买履的损失在现在看来是不太大的,就是没能买成“履”,但在当时看来是损失挺大的,一是郑人是去街市专程去买履的,而且是精心准备的,再且又看到了式样满意的履就更难得了。未买成算是遗憾,但也许下次还有机会。但语文教学的郑人买履错误就真是大损失了,即使想“试之以足”也没有机会了,有时会带来一生的遗憾。


    “足”“履”“度”是语文教学中的现实问题,不言而喻的是“足”最为重要,语文教学需要语文教师自身的在场,也需要在场的语文,不能偏离语文;语文教学也需要“履”,这样的“履”不仅要实用,也需要美感,更要能“适足”,如果削足适履就大错特错了,“履”永远处于次要地位;语文教学同样需要“度”,这个“度”不仅是精准的,也是依据自己的“足”而量定的,但有“足”在就不能固执于“度”,否则精心准备的教学可能就会前功尽弃。不可否认的是语文教师都深谙削足适履郑人买履的要义,但教学中还是会出现削足适履郑人买履之问题,如果语文教师能“改履适足”能“不忘度”又“信足”,语文教学就能少走弯路,语文教师也会日有所进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