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文言文语气词的深层文化密码(三)

 


 


 解开文言文语气词的深层文化密码(三)


 


      ——以《赤壁赋》三个宾语前置句的语气词为例


                


         冯 为 民


 


 


而又何羡乎?”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因而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呢?”“而又何羡乎”中的“羡”所指就是“客”所言的“长江之无穷”。苏子倾听了“客”的一番诠释后,发现“客”已深深陷入悲中而不能自拔,故而大有仁者“不可陷也”、“不可罔也”之悟,从某种程度上讲又是自我救赎之意。虽然就“客”所言“水与月”发问,仍引孔子“逝者如斯”之语为发端,却舍去了“不舍昼夜”之语,而是以“未尝往也”巧妙翻出新意,领起了深邃的哲学思辩。如果“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如果“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可能就会发现不同结果,心态决定一切,用乐观的心态看待变与不变,就能消解“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烦恼,就能发现自己也是“无尽”的,人是宇宙的重要载体,宇宙的永恒就是人生的永恒,于是就有了“而又何羡乎”之问。这一问带有强烈的反诘性,实际上是水到渠成的结论,即根本无需羡慕长江之无穷。但“而又何羡乎”中的“乎”却是不可不关注的语气词,“乎”这个语气词大有使情更显意更明之妙用,不仅表明了苏子此时此刻的自信与自慰,也饱含着对“客”的劝慰与唤醒,不仅自己从痛苦的挣扎中摆脱出来,而且深情地提醒“客”要从多愁善感的低落情绪中醒悟过来。一个“乎”字可谓情真意切,既自觉又觉人,在唤醒执迷的“客”时,充分展示了“主”的非同寻常,从自然的观照中竟悟出了让人醍醐灌顶的妙理,苏子的善思与深刻跃然纸上,苏子的乐观与豁达光彩夺目。如果“而又何羡乎”中没有了“乎”,就只是干巴巴的训诫,有了这个“乎”就情溢其间了,让人感到温暖而变得自信。加之后文进一步申说的“共适”之论,就自然让“客”能走出悲境,“喜而笑”了。


何为其然也?”“而今安在哉?”“而又何羡乎?”三个宾语前置句前后呼应,构成《赤壁赋》内在的文脉,与“乐”“悲”“喜”互成表里。白居易《与元九书》中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情”“言”“声”“义”是“感人心”的必备条件,而苏轼《赤壁赋》“何为其然也”“而今安在哉”“而又何羡乎”几句中的语气词“”“”“”正是“情”“言”“声”“义”之集合体,潜藏着重要的文化密码。如果教学中让学生体验到“何为其然也”中“也”字所含的惊讶、疑惑之情,知道苏子急切心理和长者情怀;体悟到“而今安在哉”中“哉”字所含的沉重、沉痛之情和无奈、虚无之悲,读懂情之最深处;感悟到“而又何羡乎”中“乎”所含的自信与自慰,对“客”的劝慰与鼓气,既自觉又觉人,就会走进文本深处。刘勰在《文心雕龙》也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文言文教学要找准作者的“情动”处,更要找准披文入情点,只有触摸到作者的情结点,才能真正走进作者的心灵世界,《赤壁赋》中上述“”“”“”几个不起眼的语气词却揭示了苏轼从阵阵隐痛中走向超脱的复杂的心迹,如果学生真正读懂了这几个语气词的“气”,就一定会感受到文言的美,感悟到文化的美,获得有意义的生命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