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文言文语气词的深层文化密码(一)

 


 


 解开文言文语气词的深层文化密码(一)


 


      ——以《赤壁赋》三个宾语前置句的语气词为例


                


         冯 为 民


 


苏轼写于元丰五年的《赤壁赋》是中国文赋的代表作,也是中学语文教材中的经典名篇。教学《赤壁赋》的基本着力点是“理解词句含义”,“了解并梳理常见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的意义或用法”,虽然课标中也有“读懂文章内容”的要求,但教学时主要还是只要初通大意就行,食而不化的“积累•整合”趋之若鹜,教学多停留于死记硬背与不求甚解。比如有的就对《赤壁赋》中的实虚词进行了认真梳理,对词类活用、句式特点,像定语后置句、宾语前置句都重点整理,游离于“文”之外,有的虽然对《赤壁赋》进行了多方位的解读,尤其对苏轼的哲学思考和旷达之境进行过深入解析,但与“言”似乎也很少紧密结合。这与课标的“浅易”要求似乎是吻合的,但长期以往,教学显得枯燥无味,学生也学得味同嚼蜡,甚至产生了怕学厌学情绪,经典文言文应有的内在魅力未能得到开掘,师生面对的只是普通的文言训练材料。究其根源,最主要的就是教学中“文”“言”分离,重“言”轻“文”,没有真正找准言中窥文、文中见言、文言并重的有效教学途径,教师有时也激情洋溢,煽情助学,教学效果总是不佳,教过之后并没有给学生留下受益终身的领悟文言文精妙之处的有效方法,没有留下经典文言文特有的令人回味之处。


文言文教学不仅要“言”与“文”结合,要教“实”,教“活”,更要教“美”。既要关注文言文语言形式的文化属性,又要关注文言文所承载内容的文化特性,既要关注文字的文化内涵,也须借助特定语境感知文本文化内涵,通过走进文本,在研读与探究中,去感受文言的美,感悟文化的美,获得有意义的生命体验。像苏轼《赤壁赋》这样经典文言文的魅力在于其思想的深度与艺术的高度,蕴含着作者独特的人生经验、情感体验和思维方法,言近旨远、意蕴丰厚,行文中很多地方看似不动声色,却微言大义,耐人寻味,需要解读者用智慧和胆识四两拨千斤、于细微处见精神。本文仅就《赤壁赋》三个宾语前置句中的语气词来试解其深层的文化密码,以就教于方家。


《赤壁赋》中有三个典型的宾语前置句:


何为其然也?


而今安在哉?


而又何羡乎?


教学时梳理的重点往往仅仅停留于“句式”层面,强调的是“何为”“安在”“何羡”分别是“为何”“在安”“ 羡何”的宾语前置,再进一步就是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讲得细致的教者可能还要强调一下“而”的不同用法,“而今安在哉”中的“而”是“然而,可是”之义,“而又何羡乎”中的“而”是“因而”之义,用法明显不同。而对句中三个不同的语气词“”“”“”却很少在意,如果在意的话,也就提醒一下“起加强语气作用”,默写时不能搞混等。而对为什么分别用“”“”“”并不深究,也多认为没有深究的价值,一直处于被冷落状态。其实三个宾语前置句中“”“”“”正是作者的情结点,是微言大义之所在。所谓情结是一个心理学术语,指的是一群重要的无意识组合,或是一种藏在一个人神秘的心理状态中,强烈而无意识的冲动,文本中的情结就是作者心中的感情纠葛,深藏心底的感情,《赤壁赋》中的“”“”“”正是作者心中的感情纠葛、深藏心底的感情之外显,借助这三个语气词,可以知微见著,解开文本潜藏的文化密码,深刻了解苏轼的心路历程。


不妨先做这样的减法,即将《赤壁赋》中三个宾语前置句的句末语气词省去,改成“何为其然?”“而今安在?”“而又何羡?”简是简了,但结果怎样?显然读起来显得既不抑扬顿挫,也少有文言经典独特的韵味,明显缺少古人所追求的“气”。曹丕说“文以气为主”,“气”就是情,“语气词”、“语气词”,就在于凸显“气”,很多时候字面上相同的语气词,在不同的语境中,其“气”的差别也是巨大的,何况不同的语气词呢?语气词就是以语载气的词,语与气合的词,语浅而气盛,气盛而言畅,言畅而文达。文言文之妙,有时就在于语气词的妙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