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构互文网络丰富文本意义场(上)

 


            架构互文网络丰富文本意义场(上)


 


                  冯为民


 


    文本解读追求的是理解与建构的双赢,而意义再创和开放性的动态建构活动是一种高级解读,在这一过程中有时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阻碍,解读者就要善于利用一切必要的资源来顺利、准确、深刻地解读文本,其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架构互文网络,借助互文网络走近作者、走进文本,丰富文本意义场。互文性最早由法国符号学家克里斯蒂娃提出,又译为“文本间性”或“文本互涉”。她说 :“任何文本的构成都仿佛是一些引文的拼接,任何文本都是对另一个文本的吸收和转换,互文性概念占据了互主体性概念的位置。”就是说任何一个文本都不是个单独孤立的存在,每一个文本都不是封闭的、与外界绝缘的话语系统,而是与其他文本相互参照、彼此牵连,存在着这样或那样联系的开放网络。“互文性”有两层重要含义:一是文本自身的互文,即文本中每一个言语形式的意义都取决于上下语境,二是文本的存在也是以其他无数文本的存在为前提。文本总是相互指涉的,每一个文本都只有在别的文本的相互关联和比较中显示自己的意义和价值,这明显反映着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其实互文性理论在我国古代文论中早已有之,就是通常所说的“互见法”,就是彼此文本都有相似内容,只是因表达的需要所采用的视角和详略不同。如《史记》中有许多地方都写到刘邦,而以《高祖本纪》为最集中,但其他涉及刘邦的同样可帮助更全面地了解刘邦。如果重视互文网络的架构,在解读文本时适时适度利用互文能很好地帮助解决解读障碍。


    首先必须关注文本自身的互文性。文本自身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意义世界,不管作者是显豁地表现自己的创作意图,是含蓄地流露自己的情感倾向,还是刻意地隐瞒自己的写作隐秘,只要多关注文本自身的互文性,懂得“出”与“入”,就能实现准确解读,甚至深度解读,能挖掘文本的多重意义并读出最深长的意义,并丰富文本意义场。关注文本自身的互文性,就是需要解读者拥有一双慧眼,在“内容解读”和“形式解读”两方面挖掘文本价值,并找到“言意兼得”的最佳原点,打通文脉、文情。语文阅读教学中的解读文本,如能多关注文本自身的互文性,就更能享受阅读、发现过程,更能够品味文本之美过程,就能渐入佳境,在细心涵泳,深入体悟中使文本解读走向高处,使阅读教学走向非功利的高境界。关注文本自身的互文性主要从三个视角入手:一是关注文本内在的意脉言语系统;二是关注化用、用典等含而不露的艺术手法;三是关注同一文本的异文现象。关注文本内在的意脉言语系统需要把文章读细,如读李煜的《虞美人》时,通过“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雕栏玉砌应犹在”就可以发现这是一位亡国之君凄哀、悲凉、孤绝的内心世界的袒露,虽然解读者难以还原作者的非常经历,但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中依然能读出其所蕴含的“愁”之浓重、深邃、绵长,同样会感叹世事沧桑与人生多变。再如读杜甫的《登高》,透过登高诗中“”、“”、“”、“”、“”、“”等字眼就不难发现这是诗人的晚年之作,是在极端困窘的生存环境中写成的。诗人借登高临眺,面对望中所见萧瑟秋江景色,引发了身世飘零感慨,渗入了老病孤愁的悲哀,寓情于景,充分表达了诗人长年飘泊、忧国伤时、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解读者自然会被诗人那沉重的感情脉搏所深深吸引。化用、用典是文本“互文性”重要表征之一。文本因化用、用典更具丰厚的思想意蕴和艺术色彩,关注文本中的化用、用典是是进入作者内心世界的一条有效通道,可从看似寻常的文字中发掘出其与传统文化的深沉渊源关系,常常能把看似平实素朴的文本解读得甚为丰厚,甚为深刻,走进文本深处。如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词用孙权、刘裕、刘义隆、廉颇等借古讽今、怀古抒愤法,围绕着忧虑国事和感叹自己遭遇,表现了作者对祖国深沉的爱,对英雄业绩的热烈向往,充满战斗的激情,而对妥协投降、轻率出兵又表现了深切的忧虑和愤慨,字字句句都渗透着作者沉痛的感情。异文既是文字学的术语,又是版本学、校勘学的术语。如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樯橹”一作“强虏”,两者的音同形异就大有可玩味之处。再如崔颢《黄鹤楼》首句“昔人已乘黄鹤去”,一作“昔人已乘白云去”。通行本是“昔人已乘黄鹤去”。金圣叹就曾质问:“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其实“白云”恰恰是有出典的,而且是与诗的前幅缅怀昔人登仙有密切关联的典故。《庄子·天地》:“千岁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帝乡,即天帝之乡,亦即仙乡、仙界,后世用“白云乡”指仙界即缘于此。所谓“已乘白云去”,也就是已乘白云登仙而去。不少名家的文本都是精雕细琢、反复修改的结果,如果解读时能对比研读往往能发现文本的妙趣。如文坛佳话中“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就是。  

《架构互文网络丰富文本意义场(上)》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