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解读之“点”(4) 抓实文本的空白点

 


    文本解读之“点”(4) 抓实文本的空白点


 


                                     


 


文本是有意义的,作者的写作本意大致也是定的,而且多数可从文面内容的相互制约中看得出来。文本都有一个境域系统,能怎样理解,不能怎样理解,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大致的范围,不能任意扭曲或改变,更不能主观臆断、异化文本。文本解读的过程本身就包含着对文本的诠释,了解文本确定的意义,即使在自我建构中也必须有明确的建构意识,有确定的建构阈限。但任何文本都具有未定性,即模糊性,给解读者留下了不确定性的“空白”。空白点是一种多层面的未完成的图式框架,其本身具有一种“召唤结构”,空白点不是作者行文的疏忽、完结或无奈,恰恰是不忍点破的韵外之致、只可意会的弦外之音、布局谋篇的匠心独运,是召唤解读者想象的未定的意蕴空间。人们只能无限接近作者,但不可能和作者所想的一模一样,文本的空白点一方面给解读者制造了解读障碍,另一方面也为解读者的创造性解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文本的空白点是文本解读过程中最活跃、最能动的关键要素。


文本解读需要解读主体能动性参与行为,解读者要有一双慧眼,善于捕捉“空白点”,善于解读“空白点”,能调动起生活感情、人生体验、生命意识入乎其内,徜徉其中,潜心涵泳,使文本中的未定性得以确定,空白点得以落实。文本解读诚能很好地“化虚为实”,则文本的意义和价值就能真正地实现。


如明代归有光的《项脊轩记》是一篇取材家庭琐事的散文名作,以极淡之笔写极至之情,就留有很多需要深味的空白点。且看下文:


“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处多置小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


家庭的败落离析是归有光内心痛苦的来源之一。归有光的祖上曾有过五世同堂的记录,但伴随着归有光的成长,家族离析日益加剧,由篱到墙,百年老屋被瓜分,家庭成员的心理隔膜也不断加深。鸡、狗东奔西跑,客人穿越厨房赴宴,家庭呈现出无序与败落。作者只用平静的笔墨将现状展现出来,但字里行间却透露出悲凉与无奈。


再如李密的《陈情表》全文就围绕“情”而展开,但“陈情”的过程却是丰富复杂的,可谓委婉尽情,感人至深,有许多空白点需要去解读。李密“辞不就职”难道就是尽“孝”吗?李密确实有一个供养祖母刘的问题,但不可否认李密是蜀汉旧臣,自然有怀旧的思想,古人崇尚“一仆不事二主”,“忠臣不事二君”,且汉主刘禅在李密心中是一个“可以齐桓”的人物。再者晋朝刚刚建立,李密对晋武帝不甚了解,盲目做官,安知祸福。权宜再三,借“孝”婉辞,不失为上乘之策。


文本的空白点留给了解读者广阔的想象空间,抓实这些空白点,从文本的字里行间去揣摩作者的未尽之言,未表之情,未传之意,去挖掘文本外的东西,不仅能丰富文本意义,而且能丰富解读者的精神世界。   

《文本解读之“点”(4) 抓实文本的空白点》有3个想法

  1. 空白之处,应是值得联想想象之处,应是[b]激活生活体验之后的个性化补充[/b]。[emot]1[/emot][quote][b]以下为冯为民的回复:[/b]
    汪老师您好!的确需要有自我理解与建构,但一定要在文本域之内的。[/quote]

  2. [quote][b]以下引用bagencao(游客)在2013-1-22 11:30:00发表的评论:[/b]
    空白之处,应是值得联想想象之处,应是教师在[b]激活学生生活体验之后的个性化补充之处[/b]。[EMOT]1[/EMOT][/quote]

  3. 冯教授谈的“空白”话题,实际上是阅读理解的重要问题。如若像冯特说的这样做到位,文本解读之中的很多问题都能得到解决。[quote][b]以下为冯为民的回复:[/b]
    张教授您好!谢谢您的鼓励,最近读了您数篇大作,受益多多。[/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