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师须有的“课堂空间”理念

 


 


    语文教师须有的“课堂空间”理念


 


      冯


 


 “空间”一词语文教师极为熟悉,在语文教学中对“空间”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常常听到来自方方面面的急切呼吁声:“要最大限度地开放语文教学的课堂空间,让学生真正成为主体,成为自主学习的主人。”这确实是极大的进步,也是对现实状况的极度不满,因为时至今日课堂上禁锢“空间”的情形仍处处可见,教师的一言堂、满堂灌还是随时可睹,学生的容器状也极为普遍,根源就在于教师没有真正的开放“课堂空间”意识,就是现在的大声疾呼“开放课堂空间”,也还是有相当多的语文教师不知道“课堂空间”的意蕴,更缺乏先进的“课堂空间”理念。作为语文教师一定要理解教育学意义上“空间”的内涵,一定要具备应有的“课堂空间”理念。


  从社会学视域看,“空间”一词具有明显的文化意义,富有生命气息,具有历史感、现实感和理想意义。不同空间就都传达出特定的文化意义,彰显着一定的文化诉求,存在于其中的每个人的思想和行为都将受其熏染与塑造,这与传统的“课堂空间”概念是有很大差异的。“空间”的词典义是,与时间相对的一种物质存在形式,表现为长度、宽度、高度。与“时间”相对。通常指四方上下。也指数字空间、物理空间与宇宙空间。“空间”也有宇宙空间、网络空间、思想空间、数学上的空间等等,都属空间的范畴。地理学与天文学中指地球表面的一部分,有绝对空间与相对空间之分。传统的“课堂空间”基本上是把空间视为一种物体化的客观性的物质构成,与“时间”相对,只是一个平面性的概念,并没有视之为整体性关系特征,是一个媒质、一个环境、一个中介,如以不同方式排列的座位,墙壁上张贴的师生励志语、名人名言、画像图表等,彰显的是其寓意或象征的文化意义,实际上把空间视为施展各种教育策略的场所,是各种力量的武器库,是冷漠的舞台与背景,而人们所提及的“课堂空间”仍然是以“时间”为主导并最终归结为时间的概念,所谓“最大限度开放课堂空间”实际上还是以时间为轴心的观念性所指。其实,真正意义上的“课堂空间”应该是师生的生活境遇,是真实的生活和经历着的空间,包含着政治的、文化的、心理的等各种被人忽视的因素,应该是社会的,而绝不仅指物化的教室。


 师生是课堂空间的共同存在者,也无时无刻不受到课堂空间的制约和影响,又经过自身的实践努力改变着身处其间的课堂空间。课堂空间具有重要的生成性,学生在这一空间中会产生巨大的反馈和建构效应。在课堂空间中,师生应相互交往、相互促进,更是双方主动进行建设的过程生成领域,在真正的有效交往和互动中调动起自己的生活积累和生活经验,并力求与自己的生活境遇相融会,点燃智慧的火把,发现知识的意义,并借此与精神整体形成视域融合,实现知识的内化和生命的成长。但遗憾的是,现在的绝大多数语文教学课堂空间却全然不是这样的,教师把训练等同于教学,将知识训练作为课堂教学中的主要行为,教师仍然热衷于向学生灌输预设的学科知识,忽视甚至无视学生复杂的心理活动,把学生完全视为容器,课堂空间有意无意疏离了学生,学生在课堂空间中是处于边缘化的,课堂教学成了事实上的单向流动,而不是应有的双向甚至十多项流动关系。由此不难看出,教学空间很多时候是控制主体的体制构架,课堂服务的仅仅是管理,教师蜕化为产生课堂控制行为的重要因素。空间的运用往往被技术化甚至工具化,学生丧失了应有的权利,教学的民主与平等也就成了纸上谈兵,空中楼阁。另外。课堂空间应该高度关注个体情感,但现在的课堂空间却关注不够,师生的思维共振和情感共鸣难以同步,呈现一种浅层次的非正常关系,相互间缺少一种全面、广泛、深入的情感、精神、灵魂层面的沟通交流,忽视了课堂空间对学生健康情感的催化作用,开放、和谐、宽容、平等、民主的师生关系自然成了妄谈。


课堂空间是一个特定的环境,课堂行为表现是师生日常素养、内在精神的成长与空间情境交互作用的结果。师生在收到课堂空间制约的同时,也通过实践在努力生产和改变着课堂空间。课堂空间作为教与学的主体存在的策略与场所,其中的情境是生动而复杂的,总处于一种流变状态中,师生是课堂空间的存在者、实践者和建构者,课堂空间不是一个单纯的客观地容器,而是经由师生的主观活动生产出来的,同时也反过来生产和制约着主体。因此,对课堂空间的生成作用应引起足够的重视。在课堂空间中,师生的心理活动、知识经验的积累变化以及课堂空间的物理空间与精神空间都在不断变化,课堂空间应该成为学生大胆积极主动参与课堂反馈,进行自我建构,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让课堂焕发出生命的活力,让课堂空间真正成为“活的教学”和“有效教学”的生成域,成为师生进入深度交往,用心灵对话的重要通衢。语文教师在教学中必须合理降低课堂控制行为,主动与学生合作,把课堂作为学生成长的空间交还给学生,让课堂成为生命发展的重要平台与载体。当然也要鼓励学生有效把握高度自治和权力支配,扩大沟通范围,尊重他人和自我尊重,建构师生相互理解与相互信任的课堂空间。


  社会学视域下的课堂空间意蕴和价值有很大的研究空间,需要语文教师张扬与践行课堂空间的文化意义、生命气息、历史感、现实感和理想意义,唤醒课堂活力和创造新。笔者对“课堂空间”的认识其实是很肤浅的,十几年前笔者在写《语文教师的暗示能力与语文教学》(《安庆师院学报【社科版】》2001.4)一文时曾关注过,但却没有持续关注下去,因此也就没有什么长进,在阅读2012年第7期《教育研究》时,看到了徐冰鸥先生的《社会学视域下的课堂空间意蕴及其价值再审视》(104-109)一文后触发了我的“再审视”的念头,于是就写下了上述的读书心得,恳望有志于这一话题研究的人多多赐教。

《语文教师须有的“课堂空间”理念》有3个想法

  1. “教学空间”的问题是一个比较玄妙的问题,教学空间,是教学主体和教学内容碰撞后产生的三维空间。这里离不开师生源于文本的有效互动和科学互动,离开文本的教学,“只见文化,不见语文”的课堂空间,越大越有害。[quote][b]以下为冯为民的回复:[/b]
    汪老师您好!此言中的。[/quote]

  2. 真正意义上的“课堂空间”应该是师生的生活境遇,是真实的生活和经历着的空间,包含着政治的、文化的、心理的等各种被人忽视的因素,应该是社会的,而绝不仅指物化的教室。
    [quote][b]以下为冯为民的回复:[/b]
    云兵您好!有高度![/quote]

  3. 我一直强调,“教室”的说法也要改为“课室”更为科学。因为前者是以教师为主体的,而后者才是师生共同的空间,是教学相长的场所而已。问候冯老师。[quote][b]以下为冯为民的回复:[/b]
    邹老师您好!谢谢问候!拜读了您在《考试》9期上大作。[/quote]

发表评论